拿成都的一位前华为工程师刘涛为例

编辑:厦门177网 发布于2021-01-13 20:55

据毛海滨介绍,从目标软件离职后,他的转型还算比较顺利,去年上架两款单机射击类游戏——《行尸走肉序章》和《行尸走肉复仇之戮》获得了几百万激活量,培养了一批忠实粉丝。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单机游戏本身就在内购破解和支付上存在一些问题,收费空间不大,再加上不断上涨的推广费用,靠小成本获取用户量的想法变得愈发不现实,而且这样的用户比较劣质,粘性低,很难在商业上有所作为。因此在毛看来,前两款产品更多属于市场试水,为网游市场探路。不过毛也承认,最初也想试试《行尸走肉》能否成为下一个《捕鱼达人》。

[导读]对于手游能不能赚钱,大多数受访者坚定地回答:能!而问“您赚钱了吗?”,大多数人沉默不语。

草根:JAVA已走向末路 创业者力求不死

杞挱鍒拌吘璁井鍗�/span>

不是说手游很赚钱么?为什么会死?

互联网豪门离职创业者:市场太残酷 要打持久战

腾讯游戏频道针对此情况做了系列手机游戏分析报道,还原国内手游行业真实现状。

就游戏本身而言,产品的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只要某一款产品取得成功,相似的产品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且稍微用点心,还能把前一款的bug修复好,以加强版的形式出现。不过不少创业者似乎认为模仿不失为进入的一个手段,在他们看来,尽管在某一些细分游戏领域,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比如卡牌,但总体相较于页游和端游,却仍是不及。

近日,,“青年导师”李开复有这样一条微博,标题是《日本移动游戏一月11亿收入!》。日本Gungho公司的Puzzles & Dragons移动游戏,今年四月收入为11亿人民币!Gungho公司过去一年股票涨了100倍,市值已经达到1000亿人民币,已经超过任天堂。这只是一个日本市场的游戏(1300万用户),可以想象两年后中国市场如何!

因此创业者看好这个市场就不足为奇了。毛海滨就认为游戏市场就像天上掉下的一个大蛋糕,而且在不断增大,只是大家还不知道怎么下口。有趣的是,尽管外界关于手游泡沫的说法已经甚嚣尘上,但我所接触的创业者都挺看好这个市场,他们相信用户是有的,需求还很大,成功的模式将一个个开拓出来。

如今,手游行业内像毛海滨这样拥有大公司背景的创业者不在少数,在成都互联网圈子采访时就很容易发现,那边已经出现了“盛大帮”、“金山帮”这样的非正式“帮派”。出身“豪门”,拥有令人艳羡的资源。拿成都的一位前华为工程师刘涛为例。去年初进入手游行业,刘涛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棋牌类单机手机游戏,以为能够回本,但市场收了他的学费还赠送了盆冷水。赔了本钱的刘涛在今年年初搬进了免租的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开始转型做手游,目前产品正在研发中,他笑称自己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创世佳游科技有限公司的CEO钟果,算得上是比较典型的草根创业者。拥有游戏公司从业经验的他从2011年开始创业,办公室设在在育芳胡同一间平房里。公司一直在不断没落的Java平台上做游戏开发,大量移植智能手机上比较热门的游戏,通过短息计费的方式进行收费,其中一款比较知名的游戏叫做《捕鸟达人》。时至今日,java已经是穷途末路,钟果也发现,以量取胜的方式行不通了,他终于决定放弃,全面转型智能手机游戏开发。不过他们最新的一款产品依旧是Java类型游戏,钟果称应该是最后一款了。

对于隔壁的创业明星公司top4fun和数字天空,李万鹏说:“其实他们的成功也是来之不易,都经过了三年以上时间的积累,中间有几回也差点死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手游的进入门槛在不断抬高,手游逐渐成为一个不是谁都可以玩的起的行业。在GMIC大会上,摩游世纪CEO宋啸飞就提到,手机游戏会越来越赚钱,但门槛也会越来越高,再过一个季度,手游即将进入一个拼买量,买用户的时期。而据一位手游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有些团队辛辛苦苦把产品敲打好以后,却没有钱做推广,只能看着产品“烂”在应用商店,公司也在风雨中飘摇。

单机游戏在商业上的不成功,迫使毛海滨转型做手游。现在的毛海滨正带着他的团队紧锣密鼓的测试自己的首款FPS手机网游——《枪战》,预计在秋季上线。接下来他称将把所有精力花在这款他自称为“FPS手游开山之作”的产品上,包括维护、推广及运营。他的想法是把产品做成跨平台,玩家能够实现在手机、平板及PC端对战。尽管并未给《枪战》设定具体的盈利任务,但毛海滨透露团队对收入的渴望远远不只是养活自己。

而在渠道上,目前iOS较为单一,但刷榜严重,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据说榜单前五十名的应用基本都是靠刷上去的,没钱只能在五十名外吃灰。再看Android方面,渠道可谓乱象丛生,推广费用水涨船高。因此宋啸飞才会断言,未来的手游行业,谁控制了渠道,谁就为王。可要控制如此之多的各类渠道,绝非易事。

毛海滨把移动互联网看成是创业公司成为世界级大公司的一个最佳窗口,而选择他们所擅长的游戏行业,又增添了几分筹码。

对于手游能不能赚钱,大多数受访者坚定地回答:能!而问“您赚钱了吗?”,大多数人沉默不语,当然这个时候些月入千万元产品成了他们证明行业赚钱的杀手级证据。其实,私下里和创业者聊天时,他们自己很清楚,赚钱的只是少数派,更多地创业团队属于“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根据最新的《2012游戏产业报告》,去年月收入过千万元的产品2-3个,过百万元的不到10个。

他们尚且如此,草根创业者的境况又如何?

毛海滨:不希望仅仅养活自己

因此,对于大多数手游创业者而言,在大富大贵之前,如何在这个行业生存下来已经成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据记者了解,很多创业者已经把今明两年的目标定为:力求不死

前言:手机游戏有多火,无需赘言。一个大家目睹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淘金。如果说手游之于移动互联网,是绿洲之于沙漠,那么创业公司则是长途跋涉于其中的商队,人困骆驼乏之际,忽遇绿洲,蜂拥而至。

市场被看好与市场很好做之间的巨大裂痕

以愤怒的小鸟为代表的手机游戏让无数中国游戏公司看到了希望

毛海滨,前目标软件副总裁。现在是钛金骑士网络创始人。从事手机游戏开发,不过他更愿意称之为触屏设备游戏开发。

有人说手机网游是未来的一个趋势,这一点很难怀疑。有人说手游市场会越来越大,这一点也不好否认。但是现实问题是,那个大蛋糕里,有多少是属于你的,这是个问题。

在手游行业,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莫不是《我叫MT(微博)》、《大掌门》、《找你妹》等时下热门游戏用户多少,月入几何。再往前还有《愤怒的小鸟》、《捕鱼达人》等,更不必提最近大为火热的日本Gungho公司的Puzzles & Dragons的神话——谁能想到刚刚创建的手机游戏公司市值很快达到了1000亿人民币、超过了任天堂这样的老牌公司呢?但在它们的光环下面,更多的是那些正在敲打着代码的普通游戏公司。有谁关心他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呢?

避免“烂尾楼”福建要求预售资金直接存入监管账户
墨西哥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之困,警示了什么?
越南顺化发生山体滑坡事故 13人失联
韩媒:韩国三星会长李健熙去世,享年78岁
浙江诸暨市人民政府党组原副书记宣方乐被“双开”
美国联邦预算赤字超过3万亿美元
无牌摩托屡次恶意逼停大货车 警方通报:刑拘!
动物伤人致死事件后 “该不该存在动物园”再掀讨论
台风“海神”逼近日本九州 熊本市吁73万人避难
陕西西安一劳斯莱斯被喷“我想认识你”!谁干的?
10月28日湖北省无新增新冠肺炎病例
香港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均为输入病例
香港油麻地大火致7人死亡,林郑月娥赴现场视察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117万例
北京将严格国内重点地区人员进京管理
乌干达大选集会活动已致5人死,驻乌使馆发布提醒
迄今最恶毒攻击!蓬佩奥对中国使尽最后疯狂
美国内华达州突发枪击案:警方向嫌犯开火4人死亡
罗马尼亚新冠肺炎新增5343例 社民党参议员确诊
32名学生长期被老师体罚 打耳光不让出声 处理来了!
俄神经外科专家:忘记坏事,人类生存本能
印封禁中国APP后 21岁印度学生因无法继续打游戏自杀
香菜、腐乳、螺蛳粉 这6款奇葩口味月饼你敢尝试吗?
有居民成为密接人员 河北对两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
李柱铭败诉后还想让香港警方支付诉讼费 法院:驳回
广东一乘客冲突中咬掉出租车司机手指 警方:已刑拘
乌干达一监狱219名囚犯越狱 有人携带枪支弹药
特朗普称新冠没有流感致命?脸书直接删其贴文
疫苗90%有效性试验受质疑,阿斯利康“加试重考”
男子为同一件事报警11次还威胁110:弄死你们警察
桑杜当选摩尔多瓦首位女总统
美媒:泰示威者拟向泰王递交请愿书
刘慧晏任辽宁省委常委
1000胜!网坛名将纳达尔达成职业生涯千胜成就
湖南邵阳县委原常委、统战部长李博被查
美国芯片股暴跌1000亿美元 美媒:或因中国半导体新政
美国52%年轻人与父母同住 创大萧条以来新高
一觉醒来,我们又见证了历史了!
韩国防长与美代防长通电话,商定巩固韩美同盟关系
重庆19日新增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详情公布
吉尔吉斯斯坦代总统:俄语的官方地位不会改变
河北:核酸检测最高限价50元/次
智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47万 部分学校开始复课
美媒:瑞典首相宣布隔离 欧洲封城时该国生活如常
美媒关注美疾控中心撤回新冠气溶胶传播指导意见
法国总统马克龙:分三个阶段逐步解除疫情限制
西媒从中国三季度数据中读出了什么?
意大利7月公共债务升至25605亿欧元 创历史新高
Costa咖啡现关店潮?青岛门店全关闭:消费者排队退款
美媒:人民币崛起削弱美元支配地位